1)第2194章 青虹贯野_赤心巡天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2194章青虹贯野

  瘦骨嶙峋的革蜚,靠在高大的抱节树,乐呵呵地玩自己的手指。

  无动于衷,任凭他的君王走过。

  刚刚打扫过的庭院,又有新的飘叶。无礼的落在他刚梳好的头发上。

  他仰起头,闭上一只眼睛,将双手拢起来,卷成一个孔。睁着的右眼便通过这个孔洞,窥见天光。他常常进行这样的游戏,看云卷云舒,日落月升,乐此不疲。

  那条笨重的铁链,锁住了他的活动范围。

  这座枯寂的庭院,囚禁了他的人生。

  当然,他对此并无觉察。他的意识被撕裂,一半迷失在蒙昧之雾,一半沉坠在五府海底,两处皆绝地。

  人身即宇宙,真君至此也迷途!

  所以高政理所当然地寻不回他。安国公伍照昌亲自来看过,也无功而返——堂堂衍道真君,大楚镇国强者,总不可能跑到革蜚的五府海底去冒险?

  力量投放少了,说不得也要迷失。力量投放多了,这具身体又肯定不能撑住。

  革蜚已经疯了四年。

  他和伍陵一死一疯,两位天骄的陨落,成为陨仙林危险的注解。

  而与他们同行,也不幸死在陨仙林里的那些人,连以这种方式被记住的资格都没有。他们是大楚伍氏伍陵、越国革氏革蜚之外,不幸的“等等”。

  曾经复兴家族的希望,担当国家未来的天骄,是隐相亲传、天子爱卿、越国第一,如今疯疯癫癫已这么些年。

  最初还有人抱有希望,认为高政肯定有办法,认为革蜚能够创造奇迹,自蒙昧中归来。悄无声息的四年过去后,也渐渐不再有人提及。

  越国虽然相较于楚国来说不算大,但也广有江河,人口繁多,代代有新人。

  虽则白玉瑕弃国而去,革蜚疯疯癫癫,越国也不是就没有年轻人了。

  今相的侄子龚天涯,自小也有神童美誉,如今正在暮鼓书院进修,剑指下届黄河之会呢。

  当然,白玉瑕和革蜚这样的人,曾为国之天骄,现在本该是国家柱石,将来接替高政、龚知良这些人的位置,辅政为国,撑起国势。

  如今却是断了一代,殊为可叹。

  现在的越国民间,就有这样一种议论——说白玉瑕被逼走,革蜚疯疯癫癫,背后都是楚人的阴谋。是楚人见不得越国的人才。

  当然,越国的公卿是绝不会同意这个说法的。楚越和睦,乃有陨仙林之安宁,楚越友邻,是千年的情谊。楚国岂会不盼着越国好呢?

  越国对楚国也是十分亲善,“事以为长兄”。屈仲吾来越国抓人,越国直接把三分香气楼的余孽捆好了送上。屈真人顺便看看风景,所过之处是张灯结彩。

  这几天钱塘江涨潮,越相龚知良还写信请楚国公卿观潮呢。

  楚越友谊长存呵,唯独山河不言。

  文景琇在后山独坐,审视了一天一夜的棋局。

  革蜚也通过双

  请收藏:https://m.ruguo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