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2186章 朱雀燕文_赤心巡天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2186章朱雀燕文

  屈舜华身笼神光,人在星月下。无尽的夜穹仿佛成为她的长披,无数仰望的目光,为她奉上尊冕。

  中山渭孙是军帐阴影里晦暗的人。

  荆国最有军事才华的年轻将领,人们公认是赤马卫大将军的养子慕容龙且。荆国最有修行天赋的年轻天骄,有目共睹是黄舍利。

  那道历三九一九年的黄河之会,天骄并世的外楼场,人们也还记得一个“且放魁名”的燕得意。

  这个叫“中山渭孙”的,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  是一个天才,但不够绝顶。是一个强者,但够不上极限。

  是一个总是差一口气,但不知道这口气差在哪里的人。

  今夜他仰望屈舜华。

  他是其中一个仰望者。

  他是山脚下的芸芸众生,现在他要往山顶去。

  穿华服,佩美玉,正冠笃行,温文尔雅,他是中山渭孙。

  出口成脏,骂天骂地,人憎鬼厌,他是赵铁柱。

  他是登山的人,他也要做山顶的神。

  在他的眼睛里,诞生了一点火光。

  像是烛火一豆,点亮在无边的长夜。

  它微渺地跃出大地,而在一瞬间澎湃汹涌,张耀为红色的焰鸟。

  仿佛太阳跃出连绵的山影,将长夜变为了白昼!

  朱雀仰天而起,翱于长空。

  而在无边夜色中,在巨大的红色的焰鸟之后,遽然跃出一尊火纹玄甲的身影。

  神通,南明离火!

  中山秘传,演兵屠魔甲!

  无尽兵煞凝成的甲叶,堆叠成中山渭孙久未显于人前的凶厉。他踩着朱雀飞翔于广阔的夜穹,而又一跃而起,如天狼射月,似寒镝离弦。

  快到距离几为虚设,时间衰减意义。

  他高高地跃起来,他的拳头在这一瞬吞光噬影,将人们视野里所有能见的一切,全都聚拢在钢铁般的拳头里——

  轰轰轰!

  山影摇晃,大地响起闷雷。

  这一拳山河易形、天地反复,极势极意,是中山渭孙的极道之拳!

  他披甲的身影如神似魔,而被他踩落的朱雀,却只是微微一沉,旋即反冲高天。它的焰翅铺开了火海,它的焰尾飞成了长虹!

  天空都染上了红晕。

  至少在这个瞬间,人们几乎看不到屈舜华。中山渭孙极致的燃烧,在这个夜晚浓墨重彩。

  但在下一刻,人们的视野就被归还。

  与想象中的不一样,有关于中山渭孙的这极致绚烂的一幕,并未转瞬即逝,而是凝固了、定在空中!

  仿佛成为永恒。

  它成了一张漂亮的画。

  以夜穹为画布,以南明离火为起笔,染上兵煞的颜料。

  而所有的闷雷般的声响,天地间的共颤,全都静止。

  它们并不是被抹掉,而是被定止在爆发的那个瞬间——

  这幅宏大画卷的尽头,是屈舜华张开的五指、遥按过来的手。

  绝巅神通,阖天!

  在屈舜华面前,空间可以比琉璃还易碎,也能够坚固

  请收藏:https://m.ruguo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